1. <form id='477315'></form>
        <bdo id='634913'><sup id='811211'><div id='832181'><bdo id='003811'></bdo></div></sup></bdo>

          • 通化会所保健一条龙服务

            2019-08-30 14:37:36 来源:腾讯新闻网

            通化会所保健一条龙服务十【薇信:3260644】【推荐】全网最靠谱最快捷的全套√服务√包夜√服务√全天24小时√预约十薇√直接安排√非诚勿扰√准时安排送达目的地√


            余秋雨:最好让写作处于一种“半业余状态”----

              余秋雨:最好让写作处于一种“半业余状态”

              

              余秋雨为《中国青年作家报》题字。

              “诗和远方”,触动了很多70后、80后的心灵,成为网络著名鸡汤文。说到“诗和远方”,80、90后一定记得学生时代语文课本里的那篇《道士塔》,正是选自余秋雨的文化散文集《文化苦旅》。

              余秋雨说,自己到今天才发现,《文化苦旅》的路线是“丝绸之路”,而《千年一叹》延展到了“一带一路”,“将文化和旅行结合在一起,让我想起中国人的一句古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日前,余秋雨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溯回文化苦旅,想和青年读者聊一聊写作。

              记者:有人说从《文化苦旅》开始,您开创了一种新的写作方式——文化散文。

              余秋雨:确实有很多文学评论家把我说成是“文化散文”的开创者,但我自己却不清楚“文化散文”的内涵和外延,在我看来,一切散文都是“文化散文”。

              记者:您的作品长期位居华语书排行榜的前列,您觉得为什么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您的文化散文能成为畅销书?

              余秋雨: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当年全国知识界都倾力于“控诉百年苦难”,而我却转过身来要去“寻找千年辉煌”,这对于海内外的华文读者,是一种精神补偿;二是我的“寻找千年辉煌”,必须亲自考察国内大量当时还荒草迷离的遗迹现场。为此,我还辞去了高校(上海戏剧学院——记者注)校长职位,披着一件旧棉袄,孤身一人跋涉荒原。这样写出来的文章,当然与一般“书斋腔”“愤青腔”“小资腔”的散文不太一样了。

              记者:您在艰难的岁月也没有放弃阅读,现在人们阅读的物质条件已经十分丰富,但年轻人普遍“轻阅读”“浅阅读”,这个您怎么看?

              余秋雨:“轻阅读”“浅阅读”,我觉得也是一种不错的状态。世间读物,似潮如海,远远一看,方成风景,随处深潜,反而危险。一切写作的人都应该懂得,我们的本事,是把那些习惯于“轻阅读”“浅阅读”的读者的目光拉住一会儿。拉不住,不要抱怨,只怪自己没写好。

              记者:如果有一个年轻人想成为作家,您觉得需要做哪几方面的准备?

              余秋雨:很多年长的学者认为,一个年轻人想成为作家,需要做很多方面的准备。但我的想法不太一样,想成为一个好的作家,首先要尽力维持自己的天性,不受太多污染,也就是以天真天籁的心境,敏感察觉世间不同形态的美,并且不断寻找让自己喜悦的表达方式。如果让各种“准备”扰乱了自己的天性,反而得不偿失。

              记者:那您对青年作家有什么建议吗?

              余秋雨:青年作家如果出了大名,拥有很多读者,而且长期如此,那就一定会遭受大量“嫉妒性诽谤”。原因很可以理解:你把同行们期待着的读者群带走了。嫉妒的同行毕竟也会写作,有能力诽谤得有声有色、富于想象。

              这当然会让你生气,但生气会败坏你的天真心态。你更不要撰文反驳,因为反驳会降低你的文学品质,而文学品质,恰恰是你安身立命之所在。如果很多读者相信了诽谤而离开你,那也没有什么不好,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你最好的读者。诽谤淘洗了我们的读者群,真该感谢。

              对于诽谤的态度,我说过一句被广泛传诵的格言,今天顺便也送给你们,那就是:马行千里,不洗尘沙。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年上半年全国贫困县整合相关涉农资金2343亿元----

              中新网8月29日电 据财政部网站消息,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832个贫困县计划整合2019年各类相关涉农资金2749亿元,实际整合资金2343亿元,占计划整合资金规模的85%。

            8月14日,贵州榕江计怀村村民改造自家老屋。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是一个以苗、侗、水、瑶为主体民族的国家级贫困县。2019年以来,榕江借助国家大力推动“危房改造”的东风,结合东西部扶贫协作等力量,打响“人畜分居”攻坚战,帮助当地少数民族民众改造人畜混居式木质结构房屋,结束了当地民众长期以来“人畜同居”的生活方式。目前,榕江县已摸底“人畜混居”家庭户8066户,已改造2000多户,预计2019年10月底前完成改造工作,以改善民众居住条件和环境,保障民众基本卫生健康。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贺俊怡 摄资料图:一处村民改造自家老屋。 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832个贫困县实际整合2018年各级相关涉农资金3283亿元,占计划整合资金规模的98.7%;已完成支出3170亿元,占实际整合资金规模的96.5%。从投向来看,用于农业生产发展方向1158亿元,占已完成支出的37%;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向1776亿元,占56%;用于其他方向236亿元,占7%。

              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832个贫困县计划整合2019年各类相关涉农资金2749亿元,实际整合资金2343亿元,占计划整合资金规模的85%;已完成支出1129亿元,占实际整合资金规模的48%。从投向来看,用于农业生产发展方向476亿元,占已完成支出的42%;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向585亿元,占52%;用于其他方向68亿元,占6%。从实际整合资金来源看,中央财政资金1483亿元,占实际整合资金规模的63%;省级财政资金566亿元,占24%;市县级财政资金294亿元,占13%。

              从各地上报数据看,2019年上半年全国涉农资金投向进一步优化,投向农业生产发展方向的资金占比同比提升3个百分点,投向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向的资金占比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初步体现了优先发展产业的要求。

            责编: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