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749298'></form>
        <bdo id='051695'><sup id='558276'><div id='682531'><bdo id='359170'></bdo></div></sup></bdo>

            •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民宿旅游市场份额增大消费者期待更安全更省心

            来源:酒店一条龙服务 中国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9 00:04:25
            【字体:

            济源酒店一条龙服务十薇信4738915【推荐】全网最靠谱最快捷的全套√服务√包夜√服务√全天24小时√预约十薇√直接安排√非诚勿扰√准时安排送达目的地√


            水利部:预计华西地区今年或发生秋汛----

              中新社北京8月27日电 (记者 王恩博)中国水利部水文水资源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刘志雨27日在北京表示,预计华西地区今年可能发生秋汛,部分河流或发生较大洪水。

            资料图:汉江秋汛。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畅 摄资料图:汉江秋汛。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刘志雨在水利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如上信息。他介绍说,近日水利部组织水利系统内水文部门对今年中国秋季雨水情趋势进行了预测分析,并与中国气象局进行了初步分析会商。预计秋季中国降水总体较常年略偏多,华西地区秋雨特征明显。

              根据今年前期特征分析,中国西部地区,主要是西北东部、西南东北部等地降雨可能偏多,特别是甘肃东部、陕西中部南部、四川北部、河南西部等地降雨可能偏多三到五成;同时,少雨区可能位于江南、江淮、华南东北部等地。

              在台风方面,刘志雨说,预计秋季台风生成和登陆个数接近常年,可能有强台风登陆影响中国。据研判,秋季9至10月份将生成台风10至11个,接近常年(10.8个),其中登陆中国2至3个,接近常年(2.5个);登陆强度偏强,路径以西行为主,主要影响东南沿海,但不排除有台风北上影响的可能。

              此外,考虑到华西地区(西南东部、西北东部)今年秋雨前期征兆较为明显,结合历史统计规律,预计黄河中游渭河,长江上游嘉陵江、中游汉江等流域降雨量较常年将偏多,可能发生秋汛,部分支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司长田以堂提醒说,虽然当前主汛期已过,一旦发生秋汛也可能造成严重洪涝灾害,相关地区“切不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仍要加强预测预报预警、做好山洪灾害防御工作、做好水库安全运用等。(完)

            亚马孙雨林还要烧多久----

              亚马孙雨林还要烧多久

              世界上最大的雨林还在燃烧。

              从美国宇航局(NASA)卫星捕捉到8月的亚马孙火灾开始,至今已半月有余,有人估计,过火面积超过50万公顷。

              8月11日和13日,NASA的卫星探测到位于巴西西部、北部的朗多尼亚和亚马孙等4个州发生火灾。

              在8月19日的视频画面中,巴西著名商业城市圣保罗城的午后犹如黑夜。“为亚马孙祈福”成了国外社交媒体上最热门的话题标签。8月21日起,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纽约时报》等媒体陆续刊发火灾报道。据CNN报道,火灾产生的浓烟甚至飘到了1700英里之外的城市,几乎覆盖了半个巴西。

              火也“烧”到世界各地:环保组织横眉怒目,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成为众矢之的,过时的新闻图片和流言到处传播。

              亚马孙雨林究竟怎么了?

              是“破纪录”的大火吗

              在全球媒体的报道中,“破纪录”一词屡被用来形容此次大火。

              巴西利亚大学生态系教授梅赛德斯·布斯塔曼特(Mercedes Bustamante)研究亚马孙地区生态多年,在回复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的邮件中,她说:“这次大火是2010年以来最大的,但并没有创下历史纪录。”她估计,10月旱季结束时,雨季到来会阻止火势蔓延。

              亚马孙热带雨林总面积550万平方公里,占世界雨林总面积的一半,60%位于巴西境内。

              巴西国家空间研究院(INPE)火灾监测项目显示,2019年1~8月的火灾记录已经是7年来最多的,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2%。

              INPE的火灾监测记录始于1998年。那一年,亚马孙地区的火灾烧毁了罗赖马州(Roraima)330万公顷土地,当时的巴西政府在巨大压力下启动了一项更为系统的工程,以监测火灾、打击森林滥伐行为。

              NASA卫星探测数据显示,今年亚马孙盆地(包括巴西、秘鲁、哥伦比亚,以及其他国家的局部——记者注)的总体火情,与过去15年的平均值相近,但在巴西境内的亚马孙区域,火灾发生的数量和强度的确都增加了,这是该地区2010年以来火灾最活跃的一年。

              在亚马孙雨林里,大部分时候火并不常见。即便着了火,湿润的空气也会阻止火势蔓延。但每年七八月份,随着旱季到来,当地人会趁机点火清理土地——亚马孙的火几乎都是人为点燃的。

              8月19日,NASA的卫星捕捉到一幅图景:大火在巴西帕拉州的一个城镇附近燃烧。这个城镇位于直通南北的高速公路边,公路附近还分布着许多牧场、农田,西侧,蜿蜒的公路串联起许多小型矿场,一直延伸到雨林深处。

              NASA发布的一篇文章认为,今年8月的火灾显得非常突出,是因为范围广、强度大、持续时间长的大火显著增加,而且沿着巴西亚马孙地区的主要道路蔓延。

              火会烧掉什么

              1935年,一个名叫列维·施特劳斯的法国年轻人踏上巴西的土地。来到亚马孙雨林后,这位日后的著名人类学家看到了一个层层叠叠的植物世界:地面被淹没在根茎和苔藓之下,地上长着一人高的草,往上看是树干、藤蔓、叶片和花朵。

              一篇2012年发表于《自然》杂志的论文称,巴西亚马孙地区的人口从1960年的600万增加到2010年的2500万,而该地区的森林覆盖面积则下降到原来的80%。

              随着人口增长,这个水汽蒸腾的世界开始反复经历火的考验。

              李锐最近一直在关注的问题是,亚马孙地区的火势是不是可控。这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的科研项目之一,是利用卫星遥感资料研究森林火灾对气候的影响。他认为,如果过火面积较小,那么环境有自净能力;如果亚马孙雨林大面积焚烧,使得地表和大气能量平衡发生系统性改变,就有可能改变区域甚至全球大气环流的流向,进而导致不可预测的全球气候变化。

              火灾释放大量的有害气体和黑碳气溶胶进入大气,一方面会严重影响区域甚至全球的空气质量,还会直接减少到达地面的太阳辐射或作为云凝结核间接影响云、降雨及其相关的能量释放和吸收过程。

              “我们不能等火灾把亚马孙雨林全破坏了再来考虑这个问题,那就晚了。”李锐说,随着气候变暖的趋势,全球发生火灾的频次正在增加。

              中科院华南植物所主任任海从事热带森林恢复工作多年,他担忧:树木消失之后,如果遇到大暴雨,容易造成水土流失,形成“光板地”。破坏后的热带雨林一旦形成这种热带荒漠,是极难恢复的。

              任海的前辈曾在广东雷州半岛做过热带季雨林恢复的尝试,三代人接力,花费很多人力财力,用了将近60年时间才基本恢复成外貌和种类组成与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但仍然没有达到原始热带季雨林的生物多样性程度和生态功能,物种间的联系也没能完全恢复。

              据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副教授刘徐兵介绍,亚马孙雨林仅植物就有1.6万多种,占全球物种数的1/10。如果某种植物是当地的特有物种,它的分布范围不会太广,遇火就有灭绝的风险。

              刘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这是促进森林物种共存的重要驱动因素。他认为,热带雨林的生物多样性程度如此高,微生物发挥的作用非常大。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种在被发现之前就已经灭绝了,损失很严重。

              他曾多次到马来西亚等地的雨林进行调研,发现当地人砍掉大片雨林,种上棕榈、油松、橡胶树等经济作物。有时乘飞机飞半小时,还没飞出经济作物的种植地。种植单一物种,导致当地的土壤变得干燥,极端气候增多,原本居住在雨林里的动物也都消失了。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刘雪华认为,火灾除了人们提到的各种危害之外,其实也有其有利面,整个生态系统的安全性可能更高了,因为长期积累的森林能量被释放了,一个新的生态平衡开始了。一位到亚马孙区域做过采样的专家告诉她,亚马孙的森林太老了,腐殖质堆得很厚,以至于亚马孙河都呈现暗色调,并散发着酸味,这正是雨水经过森林地表腐殖质后下渗并流入河流中导致的。

              刘雪华认为,火烧过之后,因为当地的雨水和热量充足,热带雨林在没有人为干扰的情况下,预计三五年就能长出新的树林。

              但现实中,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当地人会种上大豆或牧草。

              火是谁放的

              当下,农牧产品出口是巴西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人们依靠放火“清理土地”,用于种植经济作物,或开辟牧场养牛。

              过去5年里,挪威生命科学大学经济与商业学院的费德里科·卡梅利(Federico Cammelli)博士多次到访亚马孙雨林,专门研究森林火灾。他博士论文的题目就是《长期失调:亚马孙大火的经济学》。

              2013年,卡梅利到亚马孙地区做田野调查,研究巴西森林法规的成效,结果被一场大火打乱计划。当地火灾如此常见,卡梅利过去读的论文里却不曾提到这些。他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一个极为重要却少有人讲述的故事。

              几个月前,巴西政府出台了一项新政策,对砍伐森林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环境执法经费大幅削减,执法次数随之减少。巴西利亚大学生态学系教授布斯塔曼特在邮件中提到,最近,一份关于取消法定自然保护区的提案提交到国会,引起激烈争论。

              频频发生的火灾让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成为众矢之的。

              这位有着“巴西特朗普”之称的总统自今年元旦开始执政,决心要发展经济——过去几年,曾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巴西,经济持续低迷,2017年的经济增长仅为1%。

              早在去年竞选总统时,博索纳罗就宣称,范围广阔的自然保护区是巴西经济发展之路上的障碍,他要开发出这些地方的潜力。不久前,这位总统转发了一条长长的推文,大意是火灾不是新政策导致的。评论区里吵成一团,有人说:“我的总统,别再自欺欺人了!”

              在卡梅利博士看来,“博索纳罗效应”下,农民预计环境执法力度会减弱,放火的法律成本会降低。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摩擦让当地人期待中国会从巴西进口更多大豆,大豆价格看涨。这些因素都可能增加农民放火清理土地的行为。

              对亚马孙地区的小农来说,火是廉价的帮工。一把火烧完,害虫没了,跟庄稼竞争肥料的野草也没了,烧出来的草木灰还能给作物提供养分。当地人已经习惯了火和放火。人们由森林清理出的豆田和牧场一望无际,一直延伸到地平线。

              十几年前,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任海曾到访巴西,热带雨林里丰富的物种令他惊叹。“中国面积那么大,才3万多个物种,亚马孙雨林的面积相对中国来讲不大,但其物种比中国丰富得多。”

              现代人的盘子里,充满这片土地的馈赠:西红柿、土豆、茄子、辣椒、红薯、百香果、玉米……任海说,农业育种时,往往会到野生近缘种中寻找优良基因。防治疟疾的金鸡纳也来源于此地。

              任海说,世界上共有三片雨林,其中面积最大的就是亚马孙雨林,有科学研究表明,它对全球碳固定和调节的作用至少占20%以上。“如果把雨林的直接经济价值算成1,那么它的生态服务价值可能就是100。”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副研究员郭存海说,巴西国内一直存在着环境保护和经济增长之间的争论。广袤的雨林、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对巴西人来说是生活的红利,却是经济增长的负担。不同社会群体的态度也不太一致:大农场主希望开发,土著人口不希望自己的生活环境恶化,环保组织则认为环境保护优先于生存权。

              人能与火共处吗

              过去5年间,卡梅利不断返回亚马孙地区,试图了解人们对用火和火灾的态度。

              2015年,他跟亚马孙的火共处了3个多月。火在人的聚居地附近照例缓慢而温吞地燃烧着,在火的包围中,他继续做访谈,眼睛被烟熏得睁不开。火还时常出现在街道附近,他时不时就需要挪车,免得车被烧掉。路上经常躺着伐倒的树,卡梅利得随身带着链锯开路。

              大农场主已经改变了生产方式,不再用火帮助耕作。小农则在中短期内既没有动机、也没有能力放弃用火,他们是火灾最大的受害者。意外之火会烧掉农业收成、基础设施。每逢火灾严重的年份,当地因呼吸系统疾病而住院的人数就会激增。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应对火灾带来的慢性病和恐惧。

              在调研中,卡梅利很少见到种树的农场,多年生作物也很少。有四成受访者对他说,如果火灾风险足够低,愿意种多年生的作物。

              一位受访者说:“如果不再发生火灾,我会种巴西莓、芒果、巴卡巴酒果椰……但明知道火会来,会摧毁一切,为什么还要清出土地、种上树,还给它们施肥呢?”

              当地人用不同的词区分火的来源:自家点起来的火、从邻居家烧过来的火、从远处烧来的火等。

              卡梅利发现他的受访者中大约一半人在过去5年间经历过两次以上火灾,来自邻居的火和来自远方的火差不多一样多。有人说:“今年我家的火烧到你那儿,明年你家的火跑到我的地盘上,时间长了,我们就不再计算损失了,而是把这些火灾当成自然而然的事情。”

              尽管火灾常见,巴西的环境部门也会提供培训,人们却拒绝预防,因为防火设备的成本很高,收益却相当不确定。但凡遇到气候灾害和从远方烧来的火,损失是双重的。且开阔的田地极其易燃,可以让火连烧几十公里。

              设备匮乏、灭火能力有限,当火灾发生时,这些农家扑火的目标是:不让火经过牧场、房屋,把它引到森林,火势更容易受到控制。

              在访谈中,卡梅利发现,使用农机经验比较丰富的农民,反而比其他人更支持用火耕种。这是因为,当地人能得到的农业机械往往仅限于带犁的轻型拖拉机,但在遍布着没烧完的木材的土地上,这种拖拉机并不适用。重型拖拉机太贵,有关部门也不愿意提供。

              前几年,巴西政府出台法令,允许农民的用火行为,但要求他们要事先获得许可,一些州则彻底禁火。但据卡梅利观察,这些法令常常不被执行。

              要求巴西保护雨林公平吗

              美国环境史学家瓦伦·迪恩曾记述了巴西砍伐森林的景象:“成片的大树接连倒下,整片山坡如爆炸般轰塌,顿时尘土飞杨,鹦鹉、巨嘴鸟、燕雀齐飞。”砍伐之后就放一把火,每年干季,那里的天空总是飘着一层黄色的霾。

              森林消失后,人们在土地上种可可树、卖咖啡豆;种上牧草养牛,把牛肉卖给美国人;种上桉树,卖给日本人;种上大豆,卖给中国人……密集的放牧与耕种会导致土地快速退化,人们抛弃贫瘠的土地,再寻找下一块田地。

              多位受访者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一味要求巴西保护雨林,对巴西来说并不公平。

              “我是一个生态学者,我当然希望全球的人都有生态保护意识,但是我们心里很清楚,当温饱都不能保证的时候,谁还会考虑保护环境?”刘雪华表示,“国与国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经济发达国家常常早就经过了掠夺自然的过程,他们的经济积累是建立在环境强烈开发利用的基础之上的,现在去要求别的欠发达国家保留自然资源,对方要求提供补偿是合理的。”

              中科大教授李锐也持类似观点:“让巴西人站在全球的高度、为全人类的福祉考虑,宁愿自己忍受贫穷,也不去砍亚马孙的树,那不太公平,也不太现实。”

              任海提到,目前世界上已推出了一种生态补偿性机制,称为“碳税”,比如某航空公司预计每年排放多少二氧化碳,它就买一片森林,使固碳量与排放量抵消,我国也在一些地方试点。

              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美国在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了旨在对抗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巴黎协定》每年从发达国家筹资1000亿美元(2020年之前),通过绿色气候基金来支援发展中国家,但特朗普表示这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近日,他还缺席了G7气候峰会。美国早在18年前就已退出另一份气候协定《京都议定书》,时任总统小布什的理由也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

              任海认为:“如果全球气温升高,出现各种极端气候,全球生态系统都不安全了,那人类的生存环境就不安宁了,还怎么能可持续发展经济?不可能。”

              刘雪华曾参与过国内生态补偿研究项目,深知这一过程因牵涉各方利益而困难重重,“只有通过国家层面上的财政转移支付,才有可能实行”。国际层面的生态补偿,显然更加困难,各国的利益诉求不一致,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的利益诉求差异很大。

              亚马孙的大火还没有熄灭。

              G7集团峰会的与会国家决定立即提供2000万美元资助,以帮助灭除亚马孙地区的火情。

              但巴西总统可能不领情。巴西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圣保罗页报》8月26日报道称,巴西政府将拒绝这一援助。

              尽管烧了这么久,但在搜索引擎中用英文输入“亚马孙 火”时,第一页的内容大都关于美国亚马逊公司生产的名为“火”(Fire)的平板电脑。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雅娟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

            版权所有:中国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中国新闻网 协办:中国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中国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